Southbound·Lu

本狼常年失踪。

#二刷自截#
唐小姐的风情万种。
——回眸一笑百媚生。

3

[李天然×唐凤仪]

李天然是在缥缈的香气中醒来的。恍惚间他以为自己身陷温柔乡里红尘三千丈。乱世、复仇?好像一瞬间都无比遥远,似乎是上个世纪发生的事了。

太累了,甚至不想睁眼……

可身上肩负的东西让他无法继续贪恋这份温存——他对上的是一双媚人的含情目,眼底柔光似水流动。

不知为何,心多跳了几下。

无言。

时间仿佛停止了流动,他们默契地保持沉默。

"我该走了……"开口时却有几分生涩,似是肉体在阻挠他的去意。"跟我走吧,我买了两座岛,我们可以一起去天涯海角。"女人轻轻抚上他的脸颊,指尖冰凉,仅靠着他的温度才有了几许暖意。唐凤仪不禁牵动了嘴角。

此刻枕在她腿上的李天然...

1 10

没有人吃李天然和唐凤仪这对吗...
可能我就是喜欢这种妩媚类型的女人吧...

7 5

我回来了!接下来很闲,有人想点文吗?陆江,莱玥还是别的什么?
不标tag应该没什么人能看到吧(・ิϖ・ิ)っ

9 4

[莱玥]无问归途

#就是之前那篇的修改整合版,看过的不用看了

1.

夜色渐浓,酒吧里午夜的嘈杂也渐渐平息下来,只剩最后一位女客人头抵着吧台,看样子是醉得不轻。

罗玥对这种现象已经是见怪不怪,也只能轻叹一声,屈指用指节敲了敲她脑袋旁的桌面:"小姐,我们的酒吧要打烊了。"

对方有些茫然地抬起头来,凌乱的发丝遮住了三分之一的面庞,眸子里因醉意透出迷离,颇有些动人。罗玥也趁此机会打量着眼前人,虽然被头发遮住了脸的一部分,但还是能看出是个美艳的女子。画着淡妆,却抹着如火焰般鲜艳的口红,白皙的肤色与娇艳欲滴的唇相得益彰,如同冰晶上的红玫瑰。说到冰,眼前这个美女确实周身透出"生人勿近"...

17

[陆江]枯骨王座

漆黑潮湿的甬道角落挂着的蜘蛛网轻轻晃动着,耳畔刮过的穿堂风颇有些骇人。地上随处可见褐色凝固的液体,空气中也弥漫着刺鼻的血腥味,似乎在提醒着来者这些不明物是干涸的鲜血。每落下几步都会惊起蝙蝠,它们嘶鸣,不满自己的领地被侵入。终见一束微光,身形带起风来,肉眼可见的细小尘埃在光束中飞舞。脚步的回音渐行渐弱,空间一下子由狭窄变得宽阔。待眼睛适应了光线,目光所至是一个圆形的石室。

陆远顿时松了口气。

尘埃落定。

他抬起头望向中庭那白骨搭成的高台——准确来说,是高台上的镀金扶手椅上,坐着的人。

即使做好了心理准备,陆远还是吃了一惊。她的变化实在是太大了,曾经的金棕色头发尽数变成了暗灰色,瞳色也近乎...

3 16

江女王生日快乐♡
愿做你的不二臣。

p.s.原图来自贴吧,后期当然是我做的啦。熬到0点就为了发条lof我也是够

1 7

#莱玥#大结局

8.

江莱在心里组织着措辞。她谈过很多次恋爱,多得她都数不清。但她从未对他们中的任何一个投入感情——除了陈放。她只把恋爱当成游戏。因为那些男人只懂得向她献殷勤,变着法儿讨好她,这让她有些厌烦。可是罗玥啊,她不一样。在和她相处的过程中江莱不知不觉地生出一种从未有过的情绪——保护欲。从小到大,江莱都是被宠爱,被保护的那一个。这是第一次,她那么地想去保护一个人。

江莱看过刺猬脆弱的那一面。

可是她背叛了她。

在下飞机后前往罗玥所工作的酒店时,她居然感到有点紧张。这种情绪对于她来说是千百年难得一见的。

要怎么说?她会原谅我吗?江莱不自觉地攥起了拳,指甲在掌心留下几个浅浅的月牙印。总之,把真实...

16 20

她是信仰。
她是光芒万丈。
她是唯一的盖世女王。

5 9

#莱玥#

7.

上海,我回来了。

飞机降落在机场,江莱冲着窗外扬起一个志得意满的微笑。一切都按照着预定好的轨迹运行,可她的内心总有点困惑:这真的是她想要的吗?心底总有个声音在告诉她,不要这么做。

但都到这份上了,已是骑虎难下。江莱摇摇头,把那不必要的想法驱走,温柔地拍了拍把头靠在自己肩上打盹的罗玥:"小刺猬,别睡了。到上海了哦。""唔……这么快啊。"罗玥揉揉眼睛,脸上还是有着倦意。一大早起来赶飞机,实在是有些为难她了。"早知道这样我就让江浩坤的飞机来接了。"江莱叹了口气。"你还在记恨你哥呢?"听她叫那人的全名罗玥就明白...

10 16
 
1 / 4

© Southbound·Lu | Powered by LOFTER